瑟莱Possession

“他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的手牵着手,对着彼此笑的脸上有纽约繁华下真实的爱情,他对自己说,有朝一日也要这样与他生活。”

瑟莱Possession 番外
Your Skin Where I Live In

不知道是不是大家没有看到之前那条这次条图发一下看看糊不糊…
CP是索伦(安纳塔)x林迪尔
第六节和倒数第二节有瑟莱的情节
以后正文里也会再写到
如果只想看瑟莱的故事的话可以skip
(可是还是好想卖冷安利啊)

我真的超几把感动 把该补的补了然后调香师番外就给我封了 真的感动 感动

给大家个外链吧……走微博链接

Your Skin Where I Live In

cp:安纳塔(索伦)x林迪尔

weibo.com/2522096341/Gd1E8c7FE?from=page_100505252209634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524243674795

前面加https://即可 


一些提示 作为剧情补充 瑟莱戏份并不多 如果想看瑟莱的话这个番外可以跳过 或者只看第六节和倒数第二节

里面的情节会在possession后续里发生(配~香~水~)

【瑟莱】PossessionⅡ Chapter 1-2

上星期被德语折磨疯了忘更了 跪搓衣板


————————————————————————

等到了家里的时候,莱戈拉斯才发现加里安并没有在这里,他似乎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仍然把疑问的目光投向了他的父亲,他或许还是想要瑟兰迪尔对他说明理由,让他们之间不必躲避彼此。

“加里安去和他父母在一起过新年。”

“以前他都是和我们一起过的。”莱戈拉斯嘟囔道,“从来没有一次不这样过。”

“为了仅有我们两个人的时间。”瑟兰迪尔脱下了他的西服外衣,莱戈拉斯盯着他那健壮的上身红了脸,但是又恐惧于男人发现他偷偷摸摸的目光而立刻移开了视线,他自己就那样瘫在沙发上不做任何举动。

“我们有的是。”莱戈拉斯转过身说道,他只是觉得瑟兰迪尔这样说代表着他们的时间在有限的时间里有限——这么说有些奇怪,但他的意思是如果他们不拥有这样的血缘至亲的关系,他们相差的年龄不这么大,甚至是他们其中有一人为异性,他们的爱情都会更自由,这是无限中的有限,父亲的意思早在他果断说出“仅有”这个词时就已经确定了,他认为他们的爱情是见不得光的。

“只要你想。”瑟兰迪尔的声音突然靠近到耳边,莱戈拉斯立刻全身膨胀起来,“我们就有时间,无论什么时候,我可以安排,可以把其他所有人都隔离在我们的世界之外。”

“你说的话糟透了,像是一个变态占有狂。”

他这玩笑的话却似乎让男人的触摸变得僵硬起来,孩子敏感的内心也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迟钝,他不能毁了这个晚上。莱戈拉斯回过头捧住父亲的脸亲吻起来。

“不过是你,我也不在意的,你的情话还有待提高,我可以帮你——”他们蓝色的眼睛互相注视着,“只要你想。”

“我爱你。”瑟兰迪尔冷不丁地说出这句话,但不是充满了爱意,像是充满了绝望的祈求,仿佛他觉得莱戈拉斯不会对他说同样的话以回应。

“我当然也爱你。”莱戈拉斯意识到他的失神,于是立刻坐起来,抓住了父亲的手,“我们来跳舞。”

瑟兰迪尔挑了一下眉。

莱戈拉斯在客厅中央对他的父亲鞠了一个躬,他的动作浮夸极了,像是旧时舞台剧里演员渴求的效果那样,他的金发凌乱地贴在脸上,可他依然散发着少年的光辉。

瑟兰迪尔怔住了,他眼睛发直地盯着自己爱情的结晶,他与他相似的眼睛证实着这一点,他没有任何负担,爬进他耳朵里的小精灵并没有折磨他,它们已经很久没有给他带来窒息的痛苦,不会召唤着气味的洪流不带停歇地涌入他的身体,不会想要把他的毛孔撑开用恶心的气味将他撕裂。可是他心还是在痛,他的爱人站得离他这样近,可是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他们的分离,他不知道是在多久以后,他只是有那么一个念头——不,那样的预感,他不敢想他没了他的生活。

瑟兰迪尔伸出手,莱戈拉斯有些迟疑地看着他,但男人的意识已经飞离到另外一个世界,在那个维度里有只有瑟兰迪尔才能理解的气味的元素,每一个气息的意义,它们交错起来对他的影响,他的眼神显得迷茫,这个世界里所有的气味在一瞬间包裹住了他,可是他看得那样清晰,他爱的人在他的眼前,在他伸在空中的手中,他握着由莱戈拉斯气味组成的另一只柔软温暖的属于少年的手。

“你在这里啊。”瑟兰迪尔呢喃道,“幸好是这样。”

“我一直在这里。”莱戈拉斯回答道,“只是我觉得,我想跳的舞不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完成。”

瑟兰迪尔眨了眨眼睛,他的话把男人从深度的幻觉中唤醒,他的形象终于再次变得具体,不再是气味的组合。

父亲站起身,他抚摸着他的肩,绕着他走了一圈,莱戈拉斯没意识到自己仿佛是被捕猎者审视着的一个弱小的目标。

最后瑟兰迪尔站在他的面前,抬起他之前邀请他共舞的那只手亲吻了一下,他的眼神里透露出十几年前的光彩,属于少年的渴望,不是出自于一个已经接受了世俗的男人,懂得所有的阴谋诡计,理解世间一切的人心作怪。

“我爱你。”他的声音带着恭敬,和之前的那句坦白大不相似,莱戈拉斯看着他深情款款的模样,那一刻想要戏谑的心也安稳了下来。

“我不会离开你的。”他觉得“我爱你”不够,在某种意义上是对父亲的告白的一种敷衍,他知道他在向他索求一句保证。

“我知道你不会。”

瑟兰迪尔抚摸着他的脸,气味精灵已经不再拥有人形,它们混为了一体成为抽象的存在,在他们皮肤触碰的每一个地方如同细菌一样滋生起来,在爆发的那一刻就像春末花的盛开。

“我希望我们永远都会这样。”他说着,低头吻了他的孩子,“这样的夜晚还会有几千个。”

“你是说跳舞吗?”孩子在他怀里嬉笑着,“我还没见识过你的舞技。”

“很糟糕。”瑟兰迪尔搂住了孩子的腰,“或许这也是加里安不该在这里的原因。”

“那我要是知道了,你还不得遭殃?”

瑟兰迪尔转起了圈子,“我知道你不会说我坏话,你会说我跳得很好。”

“显而易见。”莱戈拉斯歪了歪头,“这次我承认你了解我。”

他将头靠在父亲的胸前,哼起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蹩脚的圆舞曲的调子。

父亲握住了他的一只手,开始了他们那羞于启齿的舞蹈,莱戈拉斯闭上眼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此刻他们正在一个舞会上,会有特别的乐队为他们演奏,只剩他们两个人在光影交错中穿梭,他会成为他的伴舞,这一生都不会改变。

“太漫长了。”莱戈拉斯说道。

“是么?”瑟兰迪尔回答,“我希望这还能更长一点。”

我希望还可以再长一点,我们可以在这一刻永远地死去,死在我们爱情里,哪怕是别人会唾弃我们的坟墓,可是我还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永远地在一起,一直到所有人都死掉,这也不会有所改变。

不知是不是莱戈拉斯那窃窃自喜的幻想影响了他,瑟兰迪尔发现他周遭的一切都暗淡了下来,只剩下他们在中间如此显眼明亮。是哪束光吗?瑟兰迪尔睁开眼睛抬起头看了看却只感到刺痛,像是凝视着太阳,莱戈拉斯身上生发出无数个气味因子顺着他们拥在一起的臂膀爬上了瑟兰迪尔的肩头,它们又开始了优雅的舞蹈,像是那个寒冷而美好的清晨,它们变得暴躁无常,是孩子的气味,不停地转着圈,发出了笑声,如此天真而残忍的狂欢,幻化成了伊卡洛斯的模样,向着那束光的来源飞去。

瑟兰迪尔发现辨认现实和幻觉变得如此得困难,最后只能紧紧抱着他所爱的人,双眼被梦中的强光刺痛流下了泪,小精灵们的盛宴就要结束,那声哀鸣就像是一只蜜蜂最后的垂死挣扎,蜂刺留在了入侵者身上,在空中悄然落下。


一会整整把调香师番外发了

讲个鬼故事吧 这个周末我要更文了

群里有人说legolas的小名leggy是腿子不行我必须发出来笑一笑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来想好上周末更文 结果作死的最后一天补作业补到凌晨四点都没补完 感觉很对不起大家了(っ´;ω;`с )
不过在slo上入手了一套密林的明信片 准备给大家寄√如果我说想看大家对目前为止文的repo再发的话会不会被打死 _(:3」∠❀)_唉是真的很想看大家对possession的评价了 可能也是因为微博上一些事比较感慨 争取在寒假的时候写完
会取前六名√附赠品有p23的诺多烫银名片和p456的番外初版(未提及瑟莱的版本 不过鉴于番外提及瑟莱的部分也不太多 应该不会有太大影响)全文完结后应该会再自己打印加里安的番外小册子给不离不弃的朋友们寄 ↂ⃙⃙⃚⃛_ↂ⃙⃙⃚⃛
至于全文出本 我准备等到现在一些危险的风头过去再说 或许会完结后推一段时间……
祝大家2018顺心!(❁´◡`❁)*✲゚*

失踪了好久对不起大家!!月考再加slo无料的准备!!所以拖了非常非常久……
不过元旦就可以更文啦!
slo出了Possession香水番外的无料!大概元旦大家也就可以看到番外的完整版和之前说好的车和舞了嗯……
有番外小册子 自己印会外加黑卡纸硬封!slo完了给看文的小可爱们发一波!(也就是无料了……)
睡了睡了
顺便剧个透 番外人物是安纳塔(就是索伦索大眼)x 林迪尔……拉郎对吧!一切都是为了尽最大可能不ooc而设计的!

【瑟莱】PossessionⅡ Chapter 1-1

这章 我看了下 竟然 是甜的 

————————————————————————

Chapter 1 31/12/2007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是矛盾了才会去舞会,本来他也不是非要去参加。他是九年级的新生,在一群高年级的男女间孤身一人游走不免有点尴尬,而且他在很久以前本来是想在这天把哈尔迪尔拽出去逃课(毕竟他也不知道哈尔迪尔是不是心里装着某个心仪的女生)逍遥自在,结果现在哈尔迪尔离开这里去了米兰追求自己的梦想了,自己却在此无所适从。但他不怪哈尔迪尔,一个人有了梦想该多好啊。而他的梦想——现在在这个年轻的灵魂里渴望的另一个灵魂,他已经得到了。反正他自己这么认为,他也坚信不疑。但他的处境不免有点尴尬。他没办法圌像其他同学那样谈论自己的感情,他看着无论同年级还是高年级的同学,穿着好看的礼服结伴走进被学校精心布置的体育馆时,他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他那一刻觉得,瑟兰迪尔也应该在这里陪伴他一起走进去,可是又那么一刻过去,他明白自己不过是在白日做梦。

他长得好看,他也知道有几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学圌姐对他很有圌意思,当她们的眼光瞟向自己时,他就会立刻转身躲到更多的人群中去,红着脸,觉得不能再有像今天一样尴尬的境况了。

“你小时候以为什么都能过去的,其实不能。”瑟兰迪尔在黑圌暗里抱着他,“我希望你长大以后也会一直这样想,因为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但是你总要学会坚强。”

“我都多大了你还在跟我一天到晚说教。”他嘴上骂着,但身圌体却有和瑟兰迪尔一样的温度,这让他感到满足。

“你不觉得这是情话吗?”

“一点都不觉得。”

“那你以后可以教我说。”男人的手跨在男孩的腰上,就那么恰到好处地刺圌激到了他的欲圌望。莱戈拉斯强忍着昏昏沉沉睡去了,睡前不忘骂他一句老混圌蛋。他所知道的是瑟兰迪尔在他入睡前已经打起了微酣,但他不知道在他疲惫地闭上眼时瑟兰迪尔将被子提了提,盖到了这个睡觉不老实的孩子的肩膀处。在某种程度上他的确是不幸的,可是他还是幸圌运的,因为他爱的人也爱他。

现在他就只好一个人坐在角落给哈尔迪尔写明信片了,祝他新年快乐,也许?这个时候他寄过去的时候还会有邮递员传达他对他好友的思念吗?或许快递员都能光圌明正大地有一个爱人手牵手上圌街不被人侧目?

他有时候希望自己可以不要想那么多。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以前去过米兰,和妈妈,和瑟兰迪尔,和爷爷奶奶,如果他有清晰的记忆,还会有朗德威一家。他只记得那里的阳光,冬天依然温暖,雪不会下到掩盖了门。他还想去威尼斯——他还没去过那儿呢,也许他以后可以和瑟兰迪尔一起去,可以坐在船上,等到路过了连接小镇的桥下,他们在黑圌暗中接圌吻,没有人会看到。

他在角落里的落寞被人默许了,在舞会结束前半个小时,他拿好给哈尔迪尔写的明信片骑车回了家,他本来和瑟兰迪尔约定好他来接他的。男孩听到他的计划后饶有兴趣地坐在他的大圌腿上,用勾引的语气说道:

“怎么,你想来个新年之夜的车圌震吗?”

“我想那空间可不够我伸展腿脚。”

他可真烦。

他真讨厌他,只在他一句话就能把他弄脸红的时候。

他骑到半路看见了来接他的瑟兰迪尔,对方看起来似乎并不惊讶。

“你看你冻得。”瑟兰迪尔放下车窗,盯着他被冷风吹得通红的脸,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是得意忘形吗?还是隐约为他们此刻的相遇。

“舞会太无聊了嘛。”莱戈拉斯耸耸肩,“下车,下车。”他说道。

瑟兰迪尔又不怕冷。

等到男人到他面前,男孩便一下子扑进了他怀里。

“我没跟你说过你头可硬了吗?”

“别说话。”莱戈拉斯紧紧抱着他,就像雪人躲进了一团火中,祈求着死亡一般的温暖。

“你在干什么?”

“感受世圌界圌末圌日的时候拥圌抱你是什么感觉。”

“还不到零下几度你就世圌界圌末圌日了?”

“你不懂。”莱戈拉斯把鼻涕抹在他的衣服上。

“回家你给我洗衣服。”

莱戈拉斯放开他,“才不要!”他跑到车的另一侧,坐上了副驾驶,等到他的父亲把车放到后备箱里再同他对视。

在瑟兰迪尔启动引擎前,莱戈拉斯抚上他的手,就像风下的人那样冰凉。

“又怎么?”

莱戈拉斯露圌出一个笑容,那种瑟兰迪尔最喜欢的笑容,和他一样的蓝眼睛里闪着他灵魂的精灵都可以瞥见的微光,就像他们第一次在一起的那个沙滩上一样,在莱戈拉斯睡去的那个早晨,他在海边看着日出,阳光洒进了海里。他很久都没有见过那样美丽的景色了。

那时候他知道这样美丽的事物就在现实中,而非他理想中的美好。

男孩探过身圌子轻圌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新年第一个礼物。”


=tbc=

——————————————————————————

可公开的情报:

1.“谁知道明天还会再见呢?”(香水调配师的故事)

2.瑟兰迪尔从小到大一直都最讨厌蜜蜂。

3.加里安一开始上大学在剑桥学了文学,后来放弃了文学回到美国重修了法律。


下期出场人物及预告:

瑟兰迪尔,莱戈拉斯

一支舞,一辆车(其实我真的不确定我能写得够感觉……大概因为我好久没写正常的肉了【暴露了什么?】)



【瑟莱】Possession Ⅱ Chapter Pro

从下部开始,时间都直接用日子啦~

——————————————————————————


Chapter.Pro7/3/1993

《在虚构写作上的一次实践尝试:有关一个人,瑟兰迪尔》

(An Actual Attempt On Fictional Writing: A Story About Thranduil Kern)

——加里安·朗德威著(By. Galion Rondori)

 

(也许是)序言

我想这样的话并不好在这里说,但管他的,是某个人逼迫我写的(还非要说是我请求他帮忙)。在我每日读书到深夜,以至于看到他半夜归来就会想要询问他语言问题让他感到厌烦后,他决定要我“确实地”坐下来写作,让我好在学期末交上优秀合格的虚构写作课作业。

我此举其实绝非出于本意,但鉴于我也极其希望提高自己的抱怨写作水平(或许我以后想要当一个作家呢?我不知道),我决定接受他的建议鬼主意。

我对他感激不尽。

这本书将围绕着一个叫做瑟兰迪尔·科恩的美国男人展开。

他绝非某人

 

“我从地狱来,要到天堂去,正路过人间。”

献给司汤达,请不要怪罪我。

献给某人,别忘想我会感激你。

 

                                                          G.A.R. 7/3/1993


tbc.

【瑟莱】Possession 25 【上部完】

好的恩这是上部分的所有了,下部分主要内容会在底下说的√

渣子 这篇对瑟兰不太友好……

————————————————————————


Chapter 25 +5.1

“要不这样吧,”阿拉贡看了一眼之前瑟兰迪尔还能用手写字时写下来的作案过程,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种会这么渴望坦言却不是为了炫耀自己有多么英明的罪犯,他已经被他的固执搞得疲惫了,他们彼此都是一样,“我看得出来这些东西看起来——真圌实极了,不过太像一本小说了,不是吗?就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不过我还有幸能找到你上学期间的记录——动用了点关系,你的英文写作课一直差得离谱,也是你的管家帮你做的吧?”

瑟兰迪尔咧嘴露圌出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容。

“我应该不记得我那个搭档了,如果他在的话,他早就要揍你一顿了。”

“我记得他,巴德……不是吗?”

“那让我们来谈谈心吧,”阿拉贡耸耸肩,“以一个你不太会想回答的问题开始。”

“……”

“你到底为了什么才做这些?”阿拉贡重复了他最开始的疑惑,“既然你的管家已经来了,我想应该这次的回答会有改观。”

瑟兰迪尔抬头正视着他,阿拉贡努力想要看明白他想表达的感情,却太复杂了,但在复杂中却又单一得让人无法不去相信,那是唯一的,人类想到会为此付出一切的东西才会露圌出的眼神,只是没有了希望。

“想要占有他而已。”

“所以你占有他的方式就是伤害他吗?——或者,在某种意义上,同样是伤害你自己?”

“这么说也没问题。人们总是很怪,不是吗?”

“有很多正常的人,很多个不同的立场上来讲,人们通常会认为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就像现在我们所想的,不正常的那些人也存在着,就像我们。”

“那你怪在哪里呢?”

“我不知道,定义不同那怪异也不一样啊,对吗科恩?也许我就是因为抓你抓了五年,直到今日,才有了可以称得上是怪异的资格。”

“固执——”

“我会更喜欢‘坚持正义’这说。”

“说得对,我都忘记自己是个罪人(sinner)了。”

“你信圌仰上帝吗?”

“我只信圌仰自己。”

“杀圌人犯通常都有这种信圌仰,对吧?”

“很多杰出的天才也是。”瑟兰迪尔躲开他的注视,“但我并没有说我自己。”

“真圌相在你我之间永远都不会存在,是这样吗?”

瑟兰迪尔沉默了,阿拉贡又看到他红了眼睛,这次他再也没办法掩饰自己了,因为那些眼泪顺着他苍白的脸已经流了下来。

“‘在错误面前,个性显得如此渺小和无力。’如今依旧是如此。”他说着他年轻时常说的语言。

“你们都喜欢《红与黑》吗?”

“让我想起在法国的日子。”

“那对于你来说是段美好的时光。”

“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阿拉贡意识到自己实在无话可说了,他竟然选择相信了加里安,他听到过管家也引用过那句话,他还不知道他们都想表达什么,但他承诺给他真圌相,他极力渴望的东西,或许就在加里安给他的东西里,他只是更想听瑟兰迪尔亲口说出来,说出来到底为了什么该死的东西要这样做,去毁了两个人的人生和一个人的生命。

“你知道我不会再把你关在这里了,你也早就知道我这是非正当关圌押,没有按照正常的手续,况且你的身圌体状况很差,我得保证接受审判时候的你还活着,因为人们需要知道真圌相,就像我一样。你现在承认的所有罪行——谋杀你妻子的另当别论,因为除你一人之辞我根本找不到别的实在的证据证明你杀了她,但其他的已经足够把你在监狱里关上一辈子了。我追查你已经五年了,有时候我觉得抓到你已经是我一生中没办法舍弃的一部分,而且也没人会感谢我,你们家只剩你们两个人,你和你的儿子,现在他受了很多伤和你的管家在一起,你的父母都已经离世,你也和你妻子家的家属们不再来往,你儿子当然不会感谢我……我只是渴望一个真圌相,从你口圌中说出来的真圌相,如果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那我会在意一辈子,你可能也想这样折磨我,不是吗?”

瑟兰迪尔咳了一声,他闭上了眼睛,他记得那个味道,从阿拉贡身上散发出来的渺小的一丝他的救赎,他一定打开过加里安给他的袋子。这是他最后的快乐了,那一只小精灵顺着阿拉贡的臂膀爬下来跳到冰冷的桌子上,它向他冲了过来,就像一个孩子那样,再也没有对他灵魂的撕扯,对他的抚圌摸就像是新生儿对世界上他见过的第一个事物好奇的试探,它爬到他的肩上,搂着他的脖子,他听得见它的呼吸。然后“嘘”的一声不见了,比一声哀鸣还要沉静。

“你什么都敢做吗,瑟兰?”

“只要我喜欢,别拦着我。”

“不害怕因此带来的后果吗?”

“我害怕。”瑟兰迪尔发出了很小声的呼喊,“我现在害怕。”

“什么?”

他就要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

“我想再写下点东西,我最后的东西。”他想要用手去擦掉脸上的眼泪,可是却被手铐紧紧禁圌锢住了,“让我写下来吧,我还想证明这一切。”

阿拉贡起身要去拿正规的档圌案文件纸,那是当做证据记录用的。

“不,不用,我只要笔就好了,写在哪里都没关系,我只是想写东西。”

阿拉贡把莱戈拉斯的照片抽圌了出来翻到背面,放在他面前,并把他右手的手铐打开。

他知道自己这么做太残圌忍了。

瑟兰迪尔颤圌抖地握着那支笔,阿拉贡看出来他没有在写字。

那是一只蜜蜂,画的样子真是可笑,可是他看得出来那是一只蜜蜂,他小心翼翼地描绘着,却无法控圌制自己身圌体的虚弱,尾部的针变得又长又弯。

“我告诉你了。”瑟兰迪尔回答他,“我什么都不会再说了。”


=PART I END=


————————————————————————

送大家一首法国小诗雏菊~如果出本 首页会印上这首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只看你在对面微笑。

我爱着,只我心里知觉,不必知晓你心里对我的感情。

我珍惜我的秘密,也珍惜淡淡的忧伤,那不曾化作痛苦的忧伤。

我曾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

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

                                                        ——《雏菊》阿尔弗莱·德·缪塞


——————————————————————


上半部分就这样完了 上次复键后又把整篇文的大纲写完了 大致已经跟某笛涩讲过了:)

后半部分不会多 正部分章节会10~15篇 字数我想应该在5~7w

会提到的内容:

加里安的写作集:《在虚构写作上的一次实践尝试:有关一个人,瑟兰迪尔(An Actual Attempt On Fictional Writing: A Story About Thranduil Kern By. Galion Rondori)》

一次美满的肉(我才不会告诉你们会有一颗玻璃渣在里面的对吧)


一次美好的共舞(我也不会告诉你们有一颗玻璃渣在里面的对吧)


一次叶子女装(我应该不会告诉你们有一颗玻璃渣在里面的对吧)


一次骚气的大圌腿play(什么鬼)

(伪)点题:“他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的手牵着手,对着彼此笑的脸上有纽约繁华下真实的爱情,他对自己说,有朝一日也要这样与他生活。”

以及 应该写完会有番外

1.《在虚构写作上的一次实践尝试:有关一个人,瑟兰迪尔(An Actual Attempt On Fictional Writing: A Story About Thranduil Kern By. Galion Rondori)》的所有相关内容

2.香水调配师的故事(出本的话会放在本子里 因为大概~算是个对比吧)

我会努力下周也继续更的_(:з」∠)_

爱你们 继续看文的你们 还能坚持下来原谅我一次又一次食言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