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莱Possession

“他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有的手牵着手,对着彼此笑的脸上有纽约繁华下真实的爱情,他对自己说,有朝一日也要这样与他生活。”

以及另说一下人物形象
瑟兰剪短发发色变深后形象像p1p2那样
叶子就和魔戒里形象那样
加里安我脑的是老版红与黑里面的于连(只是脸!!)p4
就这样了……我写写数学去睡了

复键(真的)

发现自己拖更了好久好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我大概在大家关注列表已经躺尸了

把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开头的一部分的稿子已经写出来了 准备这几天跟着撸新概念作文一起打出来 因为大概没人能认出来我的英文字迹 ……周末会更(不更我就要剁手!!已经无法忍受自己的拖延症了!!)

后半部分大概就要开始虐了 所以大家就那个做好心理准备?不会有太多甜的了因为要加快剧情发展 毕竟我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因为它是一个故事 

感觉应该加快一些进程!!

一些现在非常开心剧透的细节!

1.加里安和瑟兰在法国时期瑟兰帮助加里安完成写作课作业 加里安有一本写作集叫《在虚构写作上的一次实践尝试:有关一个人,瑟兰迪尔(An Actual Attempt On Fictional Writing: A Story About Thranduil Kern By. Galion Rondori)》(是瑟兰起的名字orz) 下半部分这本书会讲到(大概算不上是书……后来它变成了加里安的一个类似记录的东西)

2.加里安祖上是意大利血统 瑟兰是德国血统 不过瑟兰家很久很久以前就来美国了

3.加里安瑟兰的姓氏来自我最喜欢的德国演员演的我最喜欢的一部爱情电影的原著Lila Lila,科恩是男主的姓氏,朗德威是书中里面一本书的男主的姓氏

4.纽约有一个很厉害的黑客 是个女的

5.叶子大学学了文学

6.瑟兰和加里安一样熟悉《红与黑》这本书


我尽量不让大家失望 (´°̥̥̥̥̥̥̥̥ω°̥̥̥̥̥̥̥̥`)






【瑟莱】Possession 24-1

第二部分就是团子大概倒数第二次出场了 还没有写完 大概等整章写完还需要再整理一下再发 以防有自相矛盾的地方(我都快忘了之前团子的剧情了……对不起他) 

————————————————————————————

Chapter24 +5.1

“我想你知道这一切。”阿拉贡看着管家,他很清楚他隐瞒了重要的事情,但他还不肯告诉他,“我也不会随便给人定下实在的罪行,我需要知道真圌相——我也不想冤枉任何一个无辜之人。”

加里安不知道上一次自己经历这样的质问是什么时候了,别人所渴求的他却不敢提起的事实,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气味对于瑟兰迪尔来说是什么样,他也曾经庆幸那不是瑟兰迪尔厌恶的一种,他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气味让瑟兰迪尔信任他还是瑟兰迪尔肯定了自己的忠诚才有的那种味道,或许瑟兰迪尔自己都不曾知晓,因为他只是在追寻。

“你知道雏菊的味道吗,阿拉贡?”

若是刚刚的事情从未发生,阿拉贡在审案时突然被问这样一个问题,他肯定会认定那是让他分散注意力的诡圌计,但太奇怪了,瑟兰迪尔过圌度的坦诚让这几年从未有一点质疑的他不再相信自己的正义感和往年的猜测,而刚刚审讯室里他又那样脆弱。

“那味道很淡。”他说。

“有些时候几乎是闻不到的。”加里安终于给了他视线交汇的机会。

“的确是这样。”阿拉贡靠在了墙边,“你们两个还有很多事没告诉我,是吧?在我定案之前你会告诉我吗?”

“这是迟早的事,我了解你,即使你或许永远都不能了解他,因为我也是一样。”

“没有多少人了解我。”

“这句话谁都可以说出来的,你知道吧?”加里安从他的外衣内圌侧拿出一个文件袋,“你从来不会放弃真圌相的,所以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这是什么?”

“是你想要的。”加里安递给他,“我不会再来了,或许——但你需要在给他定罪之后再去查看我给你的东西,若你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你将决定的是否还是你最初想要的。”

阿拉贡抓圌住了管家的手腕,“你们让我一头雾水,我甚至在想或许有一天我也需要把你带去审问。”

“你要是想这样的话,随时都可以,只要是瑟兰迪尔的事情办好以后。”

“我想最好不要。”

“但愿如此,不过我会希望一切过后再和你见面,在那场设计展上。”

“什么设计展?”

“那是个很精美的展览,我为你和你妻子买了预票。”

他是个称职的管家,有时候无论对于谁都是一样,他很温柔,礼貌,可他有秘密,就像瑟兰迪尔一样。

“希望你的调圌查一切顺利。”


+0.8

莱戈拉斯第二天带着行李和他的兔子去了学校,瑟兰迪尔开车送的他,但他们这一次没有任何争吵,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抱着他的兔笼子,他靠在车窗上看着之前也一样这样无心浏览的景色,那些树木还有道路,那种天空的颜色,还有身边的人的温度。他知道这么想不妥,可是他知道他在这里,就像相互触圌摸那样亲圌密而敏圌感。

“不说些什么吗?”瑟兰迪尔的余光瞟到他的身上,“还是说你在和你的另一个瑟兰迪尔心电感应?”

“呕。”莱戈拉斯冲他笑,“你这么说是不是嫉妒他能被我抱着?”

“没什么好嫉妒的,”男人不在意地耸耸肩,“他能跟你做圌爱吗?”

“你这样是怎么追到我妈妈圌的?”莱戈拉斯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粗俗。”

“我倒不这么认为,性圌爱是我们最本真的渴望,为了爱。”

“哟,诗人。”

“诗人都是多圌情的,我并不那样。”

“好借口。”莱戈拉斯“嘿嘿”两声,把笼子放到了脚边,“就你最专一——如果你出轨了,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我还得把这段话录下来,不然你可能还不认账。”

瑟兰迪尔有点苦恼,莱戈拉斯的味道在围着他打转,不像是童年里一群小孩子嬉戏时的那种注视,是猛虎在观察着自己的猎物那样绕着四周行走,不过这没给他带来那么深的紧张,因为他已经无时无刻不处在这种境地中了,莱戈拉斯只要在他身边,他就不得不面对自己已经成为了猎物,他不知道它们变强还是变弱了,有时候温顺得仿佛冬眠的小动物,有时候又暴躁地让他发疯,就像昨天那样,他那个时候只想和莱戈拉斯做圌爱,尽情、疯狂地霸占式的性圌爱,他该习惯了,他还得学会控圌制这点。

“有时候别开这种玩笑了,你知道我不会。”

莱戈拉斯翻了翻白眼,“我觉得你得培养培养自己的幽默感,不然我们以后的生活会很无趣,你不觉得吗?”

“好。”

“我还真不习惯你这么听我的话。”孩子探过身圌子在他脸上响吻了一下,“真乖,这是奖励。”

“你要知道我可是完全可以下一秒把你扔到后座把你扒光了让你裸圌着去上学的。”

“你舍得别人看我的裸圌体?”

急刹车。

“操圌你(Fuсk you)!”男孩为头顶上的疼痛控圌诉着。

“谢谢,等你这周回家再说。”瑟兰迪尔不用正视的眼光看他倒显得男人更加狡猾了,尤其是他没办法忍住的那丝坏笑,他就像他刚爱上他那时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你可别等我被磕傻了再后悔。”莱戈拉斯痛得眼圈发红,可是他还是笑着,他知道他们在一起很开心,不是他曾经幻想过的那些悲伤的样子。

“小傻圌子莱戈拉斯可能会比现在可爱多了。”瑟兰迪尔用左手抚过他的脸,触感都并没有他的嗅觉带给他的更多,他慢慢地靠近,感受到孩子身圌体的僵直和紧张,但他的亲圌吻能够化解莱戈拉斯一时之间的失语,他闭上眼吻他,可他想落泪,他不知道自己费了多大的勇气才决定和他在一起,违背社圌会向来的理论,顺从他自己的欲圌望,如果莱戈拉斯知道他吻他的时候仿佛窒圌息会怎么样呢,哪怕他是甘愿为此窒圌息的。

“要不是你的吻爽极了,”莱戈拉斯不甘心地抗圌议,“才不会那么多人喜欢你。”

“我从没吻过你的时候,你不是也爱上我了吗?”

老妖精。

“下次我就不会那么等着让你吻我了。”


弧了大家好久……
作者死于补作业
开学后恢复更新 争取年底前更完 然后看看压岁钱够不够请画手出本(flag)
之前和@笛涩 说了一个高魔设定的比较复杂的脑洞 如果不写原耽的话会套瑟莱 然而我还是请大家不要相信我这个无耻老贼 我没有良心 一天到晚除了炖肉就啥正经事没做
抱歉让追文的大家费心了。

给大家po张(假的)男朋友

【瑟莱】Possession #23-2

不可避免地……发现……和我预告的……不太一样……提前……预告……这更有急刹车……玻璃渣糖……大概团子……下一章出场……

—————————————————————————————

“或许我还要告诉你更多让你不开心的事——”瑟兰迪尔笑得让莱戈拉斯迷糊。

“那就是你明天还要上学。”

为了什么?

控制自己。

他要燃烧。

不能发狂。

需要克制。

我要这样和他活下去。

正常地生活。

他需要上学。

因为他是我的孩子。

他就应该上学。

我要和他在一起。

留在我身边。

不能离开我。

他是一个孩子。

和我在一起。

和我在一起。

不能离开这个家。

他需要上学。

我会好起来。

他会理解我。

他要崩溃了。莱戈拉斯背对着他不说话,他明明知道他在气愤,他知道,当然知道,这个孩子的什么他都知道,他就是想让他说话,说出真实的话,让他触摸圌他,抚摸圌他,他想把他紧紧抓圌住,只属于自己,就这样一直和他在一起,他的灵魂总在四分五裂,他恨他沉默,敷衍,他想要他说话,那种会让他的耳膜碎裂的声音,会让他的毛发开始着火的感觉。

“……”

“不高兴吗?”他是个骗子。

“真是再开心不过了。”他回过头笑了,还好。

他在捏他的脸,这很好。

他骂他是个大混圌蛋,没关系。

他亲吻他,没有什么错。

他咬了他的嘴唇,不是太疼。

他想咬破他的嘴唇。

他没有。

“如果你想我了,那可不是我的错。”

“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我知道。”他望着他的眼睛,只觉得过于痛苦,可是就像做圌爱一样,他开始觉得不妙,又不屑于相信,那些曾经让他着迷的气味精灵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这个孩子,可他的灵魂还在燃烧他。他相信他爱他。

“那这么说,你也不会离开我。”

“当然。”

“那跟我说,”孩子的手在揉着他后面的头发,“如果你离开我了,会有什么惩罚吗?”

“我会死——告诉过你很多次了。”

“哇,说得真是危言耸听。”

“哦?”

“如果你离开我了——”

他眼中的光变暗了。

“就说明你不会爱我了,你也不会这么死掉。”

“你不明白……”他竟然失声了,爱意卡在他的喉咙里无法逃脱,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憋在这渺小的身躯里,无数的气味拥挤在一起,是幻觉吗?他的手正在摸着这发热的他最爱的气息,可是别的气味正在玷污他的挚爱,他能够忍受的,“你这个小孩子。”

“你可别因为我是小孩子就肆无忌惮地骗我。”说得咬牙切齿,却还不是笑得那么开心。

“不想要我骗你吗?”瑟兰迪尔狡黠地一眨眼曾经是无数次让莱戈拉斯脸红的动作,“我没给你做饭。”

“真是不知时候。”莱戈拉斯轻轻撞了一下他的脸,似乎是厌烦他又一次让这略显伤感浪漫的氛围尴尬地瓦解,“你哪里都挺好,就是不好好讲情话。”

“情话不是好东西,你该知道的,莱。”

他真讨厌他这么亲密地叫他。

因为这会让他脸红,他会知道他这么喜欢他,这么爱他。他就知道他会因为他这么脆弱。真是小孩子。

“可是那能让人心情愉悦。”

“你知道我一向不会讲情话。”

“那你就能跟我说谎话啦?”

“说实话,我们都在这里耽搁这么久了,你真的不饿吗?”瑟兰迪尔皱了皱眉,将手放在孩子的肚子上,“虽然你的肚子还没叫,不过我已经感觉到它很困倦劳累了。”

“你知道吗?”莱戈拉斯的声音变得很诱圌惑,瑟兰迪尔知道这不是他对气味意圌淫后的错觉,“加里安不会来叫我们吃饭,而在这之前我还想吃点别的。”

“我以前可没见你这么淫圌荡。”

“哪里淫圌荡了?”刚刚还一脸色圌诱气息的孩子一瞬间又变成了满脸通红地气包子,“还能不能好好和我谈恋爱?看上你是个错误。”

“看上我是个错误的话那你可真是个傻圌瓜。”

“哈,两个傻圌瓜在一起了。”

瑟兰迪尔以为自己什么都能预料到的,但他没想到莱戈拉斯会突然抓圌住他的裆圌部,那双灵巧的手马上就找到了他的欲圌望根源(实际上那根本不是他高圌潮的原因),他们竟然那样同步地皱了一下眉,然后露出一个很微妙的笑容——即使他们原因并不一样。

“你可不知道我都会什么。”

莱戈拉斯把他推到床边,他竟然就这样沉默了,没有觉得惊喜,也没有觉得理所应当,他看着他的孩子在他面前跪下,帮他解开了自己的裤子。莱戈拉斯看上去很青涩,那种年轻的感觉如同初春刚刚发芽的叶子,即便是现在这样也是一样,他如此得美好,哪怕是做下圌流的事情,而他们的事情不算下圌流。他不知道自己这样不断撇清自己算不算一种罪恶。

“你在没有初次之前学了这些吗?”

他可真烦人。

“我又不是不能看黄圌片。”

“你还背着我圌干了些什么事?”

“什么事都干过。”

“包括你在我睡着的时候剪掉我的头发那次吗?”

“……”

“我希望你一会不会把我咬得太痛。”

“就你话多。”莱戈拉斯说罢便没有再得到回答,瑟兰迪尔这一刻可以自圌由地享受他带给他的快圌感,明明加里安知道他最大的秘密,他却不能忍受他见识他这最想掩盖却又显而易见的事实,只要不被他看到他就会觉得安全,觉得自己的良心没有受到谴责,还是说因为加里安亲眼看着他追到自己的妻子,才会这样恐惧不安?

在亲近的人面前面目全非。

他有一天会亲口告诉他的。

当莱戈拉斯带给他的下圌体上的快圌感很缓慢地袭来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不是孩子技术上的问题,而是从他一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感觉就已经来了,侵占他的身体,他羞耻地发现他的性圌致根本不需要一次服侍,他只需要他在他身边就好了。但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他只是静静看着埋头认真取圌悦他的孩子,至少欲圌望上的微妙感受还在他的意识里回荡。

他发出一声无法抑制的呻圌吟,眼前有些重影,吸毒的感觉来了,他觉得自己像是在天上,可是又沮丧地要命,他如此疯狂地想要占有他,他为自己的抑制力感到不可思议。

那最让人抓狂的一下几乎烧尽了他的理智,让他想要把孩子拽到怀里脱干净衣服来一场真正肉体相贴的性圌爱,他像正在狩猎的猛兽一样抓圌住了莱戈拉斯放在他腿上的手,他觉得孩子的皮肤冰凉的要命,可事实是他自己变得滚烫,他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他心爱的莱,他只感觉到自己有一瞬间处在完全失控的状态,他差点要去咬他,但在他们的鼻尖相贴的一刹那他又清醒了过来,然后亲吻了一下莱戈拉斯的嘴唇。

“你让我发疯了。”

“你早该想到的。”

我一直都知道。

但你不是。

“我想和你做圌爱,但我觉得你应该先吃——早饭。”

“我还以为你那是在骗我。”他笑着吻他。

“就说你是个傻圌瓜。”


假如我们分手的话,绝对不是出于我的意思。

要知道,树是不愿离开花的,是花离开树。①


①:选自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可公开的资料:

1.在法国期间,一次瑟莱迪尔带着加里安跟踪莱戈拉斯的妈妈,追到了情敌的家里,瑟兰迪尔扛着加里安让他告诉自己里面发生了什么,结果因为太高用力太大加里安翻到了院子里,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出来。

2.在纽约市除了瑟兰迪尔还有一位气味敏感者,是一位香水调配师,控制能力很强,他中意的气味属于一个夜店舞者,后来该舞者死于枪杀,香水调配师留下了他的一缕头发。他曾为瑟兰迪尔调配过香水,但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天赋。

3.血液可以让气味更加浓郁。

4.文中所有出现的诗句和文学选段都是后来莱戈拉斯学过的,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个引领作用,也是莱戈拉斯后来的幻觉。


下次出场:哈团子 瑟莱 阿拉贡和警局的人

我突然发现我之前说的77是我考试的第一天 然后我就这样发现现在已经九号了……大概更新时间会在今天晚上 是团子倒数第二回出场 然后你们就可以看到更多的瑟莱甜的片段/就是那种在后面在想起来只想报社那种/不是

 

77期末完以后更文 比个兰花指复习去了……

人都是没有什么差别的。有些人很容易就会被遗忘。很远很远。

真他妈不如去死了。